相关文章

江苏方管厂-钢铁业该如何面对环保新压力

2015年1月1日,新环保法开始实施,加大了对违法排放的处罚力度,比如按日计罚。

从同一日开始,钢铁业须全面执行2012年环保部发布的8项与钢铁工业相关的污染物排放系列标准。

这一系列标准覆盖了钢铁生产的全过程,并在旧有标准基础上大幅提高了排放限值,对环境敏感地区规定了更严格的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。

全国工商联冶金商会原名誉会长赵喜子对记者表示,新的环保压力可能导致部分钢企“速死”。

太原钢铁集团能源环保部部长冀岗对记者表示,要达到新标准,吨钢环保运营成本将上升到200元。而当前大部分中小钢企的吨钢环保运营成本仅为30?40元,做得好一点的企业也只有100元左右。

技术也是一大门槛。比如,新标准对焦炉烟囱的氮氧化物特别排放限值设定了很高要求,但目前国内外市场上并没有现成的技术手段可实现之。

一些环保技术的实用性也受到质疑。例如运用活性炭技术可以很好地实现钢厂烧结机的脱硫脱硝,但这样的技术设备一套就需4亿元左右,一年运行成本还需要2亿元,而烧结机本身一台才2亿元。

冀岗表示,目前太钢的环保运营费用已达到业内最高,每吨180元,但2015年4月,太钢还是接到了太原市环保局开出的首张按日计罚罚单,金额165万元。

部分受访业界人士和专家认为,排污等环保方面的收费,应当部分用于奖励在环保方面做得好的企业。但钢铁企业目前鲜有享受这类奖励。比如,国家对电厂的脱硫脱硝有补贴,但钢企的脱硫脱硝问题却没有相关补贴。

“我们太需要顶层设计了。”沈文荣说,政府应该从金融和税收的角度统筹考虑支持企业环保工作。比如,针对积极做环保的企业,将增值税由17%降到12%,或所得税由25%降到15%等。

技术方面的难题则更为复杂。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节能环保中心主任程继军向记者说,2012年环保部有关钢铁业新排放标准出台前,研究经费比较缺乏,业内虽做过多次讨论,但很多方面未形成基本共识。“出台比较仓促”,造成了某些标准脱离实际。